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永遠的安妮

永遠的安妮
永遠的安妮
  坐在悉尼飛往舊金山的飛機上,聽著《安妮》,眼前浮現出了一張微紅的臉旁,青絲上還掛著水珠,水靈靈的大眼睛彷彿看透你的心事--我的戀不禁紅了那年我23歲,大學畢業後老爸讓我出國,可是我的外語特爛,於是就道北京新東方補習英語,準備靠托嗎。  到了班級沒有認識的,大家都要出國,誰理誰啊。導員來了,安排座位,「王傑!」老師叫到我了。我抬起頭,「安妮!你們倆座到靠牆第四排!」老師叫到了另一位女同學,我這下子才注意到了她。在我的後邊,有一位女生,烏黑的長髮,臉很小,但很有神。尤其是他的眼睛,水靈靈的,好像能看穿你的心事一樣。他來,答應了一聲,坐到安妮的旁邊。  「郝烽!你和晚霞坐在……」老師在繼續排座位,而我卻在打量著安妮。她的身材很惹火,尤其是胸部。  因為是夏天,她穿著低胸的上衣,兩顆大肉球擠得緊緊的,像是要蹦出來。下邊的短裙,雖然不是超短的,但是坐下以後,雪白的大腿仍然看得很清楚。真是個讓人想犯罪的女孩啊!  第二天,就開始上課了,可是我怎麼也不能集中精神去聽講。我總在想著旁邊安妮,腦中幻想著她和我做愛的情景。下午第一節課上了一會,我竟然不知不覺把手放在了安妮的大腿上,我發現我過分了,就馬上抽回手來。  我偷偷看安妮的臉色,她臉紅紅的,也沒什麼反應。我心想,既然這樣,我為什麼要抽回手來呢?真是後悔死了。我再放上去,她也不會有反應吧?沒辦法,我的那東西已經開始漲了。我就試探著再次把手輕輕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感覺真好啊,綿綿的,滑滑的,像一塊白玉,沒有一點瑕疵。  她感覺到了我的再次舉動,好像很難為情,但是沒有任何的反抗。我的手就隨意在她大腿上游移。我有點忍不住了,把手慢慢向她裙子下邊移動,她發現了我的意圖,用手輕輕推我的手。  我不理會她的阻攔,手繼續前進,很快就到了三角地帶,她只能將腿夾緊。但是這樣並不會妨礙我,我用一根手指穿過夾的很緊的腿縫,在她陰唇上來回摩擦。她嘴裡發出了很輕的喘氣聲,更令我吃驚的是,她竟然把大腿叉開了,好像是有意讓我繼續前進。  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了,用中指在她兩片陰唇中間緩緩摩擦,我發現那裡濕了,她的喘氣聲始終很小,她一定是努力的憋著,不讓自己發出很大的聲音。我又進一步加大了攻勢,把她的內褲慢慢往下拉,她也很配合我,內褲被我拉到了膝蓋那裡,她把腿叉開更大了。  我覺得應該好好欣賞一下她的小妹妹,就假裝把筆觸到了地下,然後彎下腰去撿的樣子,我彎下腰,用手輕輕掀她的裙子,而她趕快用手壓住裙子了,這怎麼能難住我呢?我在裙子裡的手繼續摩擦她的小妹妹,她的手就拿到桌面上遮住臉了,我乘機一下子掀開裙子。  她的小妹妹完全展露在我的眼裡,陰毛不是很多,但很順。兩片大陰唇肥厚多汁的樣子真想咬一口,我用手把大陰唇分開,發現裡面已經很濕了。但是今天不能太過火,現在正是上課時間啊!我斗膽把頭伸到裙下,親了一下她的小妹妹,趕快抬起頭來,看見老師正在看自己,我把手中的筆晃了晃,老師也沒再看我了。  我發現安妮正在咯咯地笑我,我悄悄問她:「嗨;你很色你知不知道啊?」  這是我第一次和她說話,她轉過臉來對我說:「討厭,你不色嘛?還不是你?還怪人家?」  我問她:「怎麼了啊?」  她悄悄說:「凳子都濕了,人家怎麼坐?」  我說:「那好辦。」  我拿了幾張面巾紙,幫她擦了擦凳子,然後又幫她把內褲穿了回去。  我說:「剛才是我,這下該你了吧?」  安妮說:「我什麼?」  我拉住她的手,然後把我褲子的拉鏈拉下來。安妮看出來了,使勁想抽開她的手,但這是不可能的,她怎麼會有我的力氣大?我把小弟弟拿了出來,交給了她的手。  她開始不動,光是死死的按住,我對她說:「你看,要這樣才對。」  我讓她的手握住我的小弟弟,然後來回套弄。她這下子開始了,手法還不錯呢,弄得我很舒服,我說道:「好!這樣子……啊……好舒服啊……」  沒過多久,我就覺得不行了,我趕快拿她的手接住我射出來的精。她說:「你怎麼這樣子啊?」  我說:「這樣很有趣啊!」  她向我要面巾紙,我給了她幾張,她擦乾淨手以後,還聞了聞手,說:「好腥的味道。」我笑了笑。這時候,下課鈴響了,老師一走,她就飛快跑出了教室。  第二節課是體育,老師讓我們自由活動,我一個人走倒操場角上的樹林邊坐下,偷偷點了一支煙抽,邊抽邊看安妮在和一些女同學說話。一會,安妮好像是朝這邊走過來了,我看見她,對她笑了笑,她過來坐到了我旁邊,對我說:「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很過分?」  我吸了一口煙,道:「那麼不好意思了,我說對不兩個自習就在我和安妮談笑中過去了,我瞭解到她是一個幹部子弟,家還很富裕,老爸怕以後出事連累家你現在還是不是個……就是那個……那個?」  她笑著說:「你猜呢?」  我說:「我不知道啊,也猜不到」  她咯咯笑了。我心想,她一定不是個處女了,這麼騷,不知道被多少人幹過了,我不知道能不能上她一次?  這時候快下自習了,我拿了一張紙,在上面寫道:「晚上3:00你宿捨見,留個門好嘛?」署名是喜歡你的人。摺好以後給了她,我說:「回了宿捨再看,好嘛?」她點了點頭。  晚上我回了宿捨,心裡咚咚跳個不停。心想:她會答應嘛?晚上會等我嘛?反正想了很多,後來一橫心,去試試看,不行就回來,沒什麼了不起的。洗完以後,我就上床了。我一直在被子裡看著表,時間也好像過的很慢。  好不容易到3:00了,我看了看哥們都睡著了,就只穿了一個打籃球時穿的大褲衩,開開門,躡手躡腳的到了女生宿捨門口,夜很靜。我輕輕敲了一下門,等了一回,沒反應啊!我又準備敲門,才發現,門沒上鎖,被我觸開了。  我慢慢推開門,走了進去,把門鎖上。可我不知道安妮在哪張床睡,我輕輕叫著「安妮……安妮……」  我看見靠窗戶的下鋪有個人起來,把手指放在嘴上「噓…。」我知道那一定是安妮了,就走了過去,安妮蓋著毛巾被,對我說:「進來吧,小心著涼」  我想,哇,這麼主動啊!真是樂壞我了,我鑽進去,還沒怎麼樣,安妮就壓在我身上,到我嘴邊說:「你想來和我說什麼啊?小帥哥?」  我的小弟弟已經硬了,安妮也感覺到腹部有個東西頂著她,就小聲笑了起來。我什麼都顧不上說了,摟著她吻了起來。安妮的嘴很小,丁香小舌一隻勾引著我離不開她的嘴。我翻過身來,壓在她身上,邊吻她,邊撫摸著她的兩個大奶子,很柔軟,我把頭埋在她那散發著幽香的雙乳之間,而後把她的乳房含進嘴內,輕輕吸啜,舌尖舔動,挑逗著她的乳頭,直至她的乳頭在我的嘴內硬直起來了。  我的手下去解開她內褲上的帶子,把它拉開並不停地摩擦著陰唇。她也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並小聲地呻吟著什麼。我繼續往下親吻,從奶子一直到小腹,最後我把頭伸到她的兩腿之間用舌頭舔她的陰道,她好像很爽,微閉著雙眼,嘴裡輕輕的發出呻吟聲:「哦……好舒服啊……不要停……哦……」  我的舌頭繼續往裡舔,觸到了一個好像一顆米的小顆粒上,她反應很大,裡面濕的很厲害,淫水一直往外流。我把自己的褲衩脫了下來,小弟弟已經硬的像一根鐵棒了,安妮淫叫道:「哦!快來吧……小帥哥……我快撐不住了……快點好嘛……哼……哼……啊……」  我看見她已經發情了,但是還想讓她渴一會。我把小弟弟在她陰戶上擦來擦去,她更是浪叫的不得了,我說:「小色妹,我來了,你可準備好啊!」  她迫不及待的點點頭,我讓小弟弟對準她的陰門,一用力,就進去了2/ 3。她「啊」地叫了一聲,我趕快摀住她的嘴,她說:「你快點啊……哼……」  她盡量把大腿叉得開開的,好使得她的陰道漲得更大一點。我看到她這麼配合我,我也放開了。我來回做著抽插運動,她的裡面很緊,因為剛才的挑逗,已經非常濕了,裡面發出「滋滋」的聲音,淫水流了很多,她不停的浪叫:「好舒服……用力點嘛……哦……我……真是愛死你了。」  我更加用力了,整張床都在搖晃。不知道其他女生有沒有醒來的,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過了一會,她還翻過來壓住我,自己主動套弄,吻著我,我的手在後邊捏住她的屁股,幫她用力。我覺得快要射了,就跟她說:「雅馨,我快要射了。」  我馬上坐起來,把小弟弟抽出來,讓她給我口交,她不很願意,但還是做了。她把頭埋在我的兩腿間,含住了我的小弟弟,用小舌頭舔龜頭,我撫摸她的頭,她口技很不錯,只一會,我就射了,全射在了她的嘴裡,她吐在地下,撒嬌的說:「真討厭,射的時候都不說一聲。」  我躺下,把她擁在整個晚上,我和安妮翻雲覆雨,做了好幾次,直到我們都筋疲力盡為止,我陪她睡了一會,等她睡著了,我就悄悄的回了宿捨。  從此我們一直保持這樣的關係,以宣洩學習的壓力,畢竟一天背1000到2000單詞讓人煩躁。我從沒認為這是愛情。直到後來我們考過了托福,她辦好了去美國的簽證,我也辦完了去澳大利亞的手續。  那天我們看了生國旗,去故宮玩了一天,晚上在王府吃的飯就去八達嶺爬長城。晚風中我對她說:「我們之間是愛情嗎?」  她想了想說:「不是吧?只是玩玩嗎?」  但是我看到它臉上亮亮的,好像是淚珠,我只是說:「我在山下賓館開了房間,走吧!」到了房間她說要先洗澡。  她走入了洗手間,一會兒我聽見了嘩嘩的水聲。十分鐘後,她裹著一條雨巾出來了,臉上微紅,頭髮上還掛著水珠,當時她簡直就是天仙,這是她已經半靠在床頭上看電視了。我輕輕坐在她的身邊,一隻手攬住她的脖子開始吻她的眼睛和嘴唇,另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尖挺的乳房,下身從側面緊緊貼在她的身上。  她激烈地用濕滑的舌頭回應著我。我拿開了她身上的浴巾,她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胴體有著美妙的曲線。飽滿誘人的玉乳高挺著,頂著一粒葡萄熟透般的乳頭下面是平滑的小腹,在那既豐滿又白嫩的大腿交界處,毛茸茸的烏黑陰毛叢生,三塊微突的嫩肉,中間一條肉縫,真是美妙無比。  一會兒,我的舌頭開始從她的臉吻到了她的漂亮的脖子,進而吻住了她的粉紅色的小乳頭,剛才摸她乳房的手則向下,經過平坦的小腹,開始撫摸她的三角地帶。  我感到她已經非常濕潤了,這時候她的身體在不停地扭動,發出的呻吟越來越大。  「唔……哼……嗯……嗯……嗯……」  我繼續挑逗著她,我的舌頭順著她的腹部在向下移動,不一會兒,就吻到了她的陰蒂,她大聲叫起來:「我要受不了……」,我輕輕地用舌尖和牙齒碰著她的陰蒂,就讓她大聲浪叫吧。當我的舌尖正在刺激她的陰道四壁時,突然,我感到她的身體猛地弓了起來,隨即感到一股熱流從她的陰道噴湧而出,她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她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把我拉到她的身體上,扶著我早已經一柱擎天的大雞巴(順便說一句,我的雞巴又粗又長),對著她的小蜜穴,我一挺腰,一下子插了進去。她一下子大叫起來。哇,她的陰道好緊啊,燙得我的大雞巴有點癢。我伏在她身上停了半分鐘就開始做抽插起來,每一下都直頂著花心。  她緊緊摟住我的背脊,緊窄的陰道內含著根大雞巴,配合著我插穴的起落,搖晃著纖腰,小屁股也款款的迎送著。  「嗯……嗯……美死了……好……真好………喔……你的大雞巴……使妹……嗯……美極了……唔………」我的抽插更加瘋狂,大雞巴在陰道內左右狂插,撞來撞去,她的花心,被大龜頭磨擦得酥麻入骨。  「哎唷……嗯……用力……再用力插……啊……美死我了……哦………好酸啊……嗯……快活死了……」  我聽到她的浪聲蕩叫,不由得慾火更加爆漲。雙手將她的兩條粉腿扛在肩上,兩手緊抓著她的乳房,不停的重揉狂捏,吸口氣,雞巴奮力的抽送,狠狠的插在她的陰道中…她雙手抱著他的屁股,用力的往下按。雙腿舉得很高不停的亂踢著,豐肥的屁股用力往上迎湊,動作十分激烈,粉臉已呈現出飄飄欲仙的淫摯,口裡嬌哼著:「啊……你的大雞……大雞巴……好棒啊……唔……干死小穴了……唔……美……美死了……唔……」  「哎呀……從沒……這麼舒服……的滋味……哦……哦……我要死了……我快忍……忍不住……了……啊……啊……」,她拚命的搖蕩著屁股,花心禁不住舒爽,陰精自子宮狂噴而出。第二次高潮又來臨了。突然,一陣強烈的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把雞巴再用力地抽插幾下……  「喔……喔……喔……」,我的雞巴一抖一抖的射了,把全部精液射在了她的陰道深處。  我們倆軟軟地躺著。過了一會兒,她讓我去洗個澡。我沖了一下,回到床上,她正爬到我的兩腿間,用手握著我的雞巴套動著。一會兒,那張美艷的櫻桃小嘴張開,就把龜頭含在嘴裡,連吸數口,右手在下面握住陰囊,手嘴並用,我的雞巴禁不住又挺起來了。她上下含動著口中的已經粗大的陽具,我感到一陣一陣的快感直衝我的腦門,十分鐘後,我禁不住又是一瀉如注。一部分射在了她的櫻桃小嘴裡,一部分射在了她白皙的臉上。  這是我看了看時間,已經3點多了。我們摟抱著沉沉地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8點多,我先醒了,經過一夜的休息,我體內的慾望又升騰起來,我們又做了幾次,每次都用不同的姿勢,如我從背後插入,雙手還緊緊揉著她的乳房。還有,我們站著,我分別從她的前面和後面插入。還有,她趴在床上,我伏在她的身上,進行抽插。sogood,這是我們最瘋狂的一夜!!  她走時說「我們分手吧」我坐在床邊呆呆的看著她的背影,彷彿過了一個世紀。  半個月後,朋友告訴我她要坐9點的飛機去舊金山,我狂奔到機場她以走出了侯機大廳,我嘶叫呼喊著她的名字,隔著玻璃我們淚流滿面的凝視著,我喊到,我愛你,可是只得到她的背影,我那麼的狠她,將所有的詛咒加在她的身上,將她和所有卑鄙,惡毒的女人聯繫在一起!!  從此我夜夜狂醉,直到登上了飛往悉尼的飛機。從此沒有她的消息,直到昨天晚上收到了一份美國來的郵包,是她從和我相識到分手的日記,裡面記錄了我們所有的點點滴滴,是那麼的詳細,包括了沒一次高潮在我們一起的400天裡我們一共作了1000次,她是那麼的愛我,珍惜我--但是她那時以身患絕症。  到了美國不久她就住進了醫院,直到三天前她離開這個他深愛的世界。  這時磁帶翻面了,是趙傳的的《當初應該愛你》  我跪在過去與現在交會的點祈求天將我所失去的全都還給我與你相遇太晚分手太早,只怪我沒發現你對我好看時間把愛情越送越遠,慢慢的將我所擁有的一切都帶走如今後悔也好心痛也好,可是我對你的思念誰又知道是的當初應該愛你,可是為何我匆匆放棄我閉上眼睛假裝我可以忘記,流下的眼淚卻騙不了自己錯了當初應該愛你,可是為核我匆匆放棄一路上走來我不停問自己,原來這一次我真的失去你!原來這一次我真的失去你!    [全文完]